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第一千零三十六章:拆掉?

作者:小笨月字数:2312更新时间:2024-05-16 18:56:04
  副堂主看了眼容月渊身边的宋以枝。
  这位宋神子,他略有耳闻。
  真是百闻不如一见。
  “当然,若是副堂主不信,我可以立誓证明灵石都是姐姐给我的。”宋以悦根本不给穆琴箐抓自己小辫子的机会。
  宋以悦也不给副堂主开口的机会,直接举手立誓。
  宋以悦这说干就干的架式让副堂主不禁觉得真不愧是堂主的女儿,这脾气,一模一样啊!
  宋以悦是大小姐脾气,这也就意味着她的脾气不会太好,之前她在穆琴箐收敛脾气是因为她真的看重穆琴箐,可如今……
  当宋以悦的脾气对准了穆琴箐,也不知道穆琴箐是否能招架得住。
  “变了不少。”宋萝传音和自家女儿说道,“照她以前那个死脾气,只怕就是一句清者自清,要么就是对穆琴箐拔剑,哪会这么据理力争。”
  “长大了。”宋以枝传音和自家娘亲说道,“挺好的。”
  宋萝点了点头。
  确实,孩子长大了,也长嘴了。
  立誓之后的宋以悦安然无恙,这证实了她确实得到了自家姐姐的灵石救济。
  “穆琴箐,你如今前言不搭后语,还有什么想说的吗?”副堂主威严开口。
  穆琴箐怎么可能会承认,她开口,“我这一身伤总做不得假吧?若不是因为宋以悦,我怎么会变成这样?宋以悦蓄意杀人总不是假的吧?”
  副堂主再次看向宋以悦。
  这次,不等宋以悦开口说话,宋以枝开口了,“副堂主,我忽然想起来,我这里有个留影珠,里面的内容十分精彩。”
  穆琴箐顿时感到不妙,但她还是迅速冷静了起来。
  不可能,就当时那个场面,宋以枝怎么可能有时间用留影珠!
  绝对是宋以枝唬人的!
  宋以枝拿出了一颗留影珠。
  片刻,当时发生的画面出现在众人眼里。
  当穆琴箐看到画面中的自己将宋以悦打飞出去后,她面如死灰。
  不,绝不能认输!
  “这都是假的!”穆琴箐扭头和副堂主说,“宋以枝她是神子,伪造一段虚假的画面对她来说真的太简单了!这都是假的!”
  副堂主面色沉沉,并未开口。
  是真是假,他还能分辨不出来吗!
  宋以枝抬手拍了两下,在穆琴箐看过来后,她不紧不慢开口,“立誓吧。”
  “凭什么!是宋以悦蓄意杀人,凭什么让我立誓!”穆琴箐反驳。
  宋以悦抬手,干脆利落的开口,“我宋以悦在此起誓,若我宋以悦在神之遗迹里对穆琴箐先下杀手就叫我五雷轰顶,不得好死!”
  宋以悦说完之后放下手。
  等待了一会儿,雷声并未响起。
  “你承认你对我下杀手了!”穆琴箐迅速抓住了宋以悦的小尾巴,扭头就和副堂主说,“副堂主,宋以悦已经承认了。”
  宋以悦冷笑了一声,“你都要杀我了,凭什么要求我不能还手?不杀你?”
  副堂主看向穆琴箐威严开口,“物证已经在这,宋以悦也迅速立誓表达清白,穆琴箐,你要么就立誓证明自己,要么戒律堂就以蓄意谋杀的罪名处置你。”
  长秋宗才经历了一场战争,百废待兴,他没那么多的时间搁这儿耗着。
  穆琴箐敢立誓吗?
  她不敢。
  见穆琴箐没有吭声,副堂主直接开口,“押下去。”
  “副堂主,我想问一问!”宋以悦忽然开口。
  副堂主摆了摆手,示意押人的几个弟子先等等。
  “为什么?”宋以悦走到穆琴箐面前,伸手捏住她的下颚,抬起她的脸。
  看着这张已经变得面目可憎的脸,宋以悦开口,“为什么啊?”
  “可惜你有一个好姐姐,不然……”穆琴箐很是惋惜的开口。
  在宋以枝没有出现之前,自己的计划都成功大半了,可宋以枝出现之后,宋以悦变了,大长老他们也变了。
  穆琴箐扭头看向一边的宋以枝,眼里透出几分怨毒。
  “可惜,你没有一个像我这样的姐姐。”宋以枝主打一个杀人又诛心。
  穆琴箐面色扭曲了一瞬。
  如果她有一个像宋以枝这样的姐姐,她何至于这么……
  “我嫉妒你,怨恨你。”穆琴箐看着宋以悦,“凭什么你有大长老的母亲、妖皇的父亲、还有凤神的哥哥?凭什么你闯了祸他们不动辄打骂反而给你收拾烂摊子?凭什么你要什么有什么?!”
  “就凭我是他们的女儿,妹妹!”宋以悦开口,“他们不给我收拾烂摊子给谁收拾?还有,我没有要什么就有什么,都是他们塞给我的。”
  在穆琴箐嫉恨又不甘的眼神下,宋以悦苦恼开口,“谁让我们家只有我和姐姐两个女孩呢!我们就是被偏爱着。”
  诚然,宋以悦跟着宋以枝别的没学会,她学会了巧舌如簧以及自信。
  宋萝看着长正的幺女,欣慰极了。
  都是枝枝的功劳,得好好奖励一下枝枝。
  要不将打一顿宋以悦作为给枝枝的奖励吧?
  宋萝想的那叫一个离谱。
  宋以枝欣慰极了,她拍了拍容月渊的胳膊,传音说,“看看,我养得!”
  容月渊应了一声,默默抬手圈住自家妻子的肩膀。
  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,宋以悦朝着戒律堂的那两个弟子一礼。
  穆琴箐被押下去后,北长老和宋萝说,“是我教导无方。”
  “关你什么事?”宋萝反问一句,“根是坏的,和你有什么关系?”
  宋以枝走上来拍了拍自家妹妹的脑袋,随即和自家娘亲说,“娘亲,我去讨债了。”
  该解决的事情都解决了,现在就该去逐个击破,顺便给舅舅带点灵石回来。
  ?
  宋萝愣了一下,反应过来后摆了摆手,“储物袋还够吗?”
  不管怎么说,她还是希望那些世家快点有逝。
  “不够让五长老现场炼制。”宋以枝说完,挥挥手就拉着容月渊走了。
  ……
  岳家。
  轰隆倒地的大门瞬间引来了不少弟子。
  容月渊手一翻,剑气扫平一片弟子。
  宋以枝揣着双手踩着大门跟在后面走进去。
  等到前厅那边,岳家家主和诸位长老已经严阵以待。
  “唉?岳家的老祖居然没出现吗?”宋以枝从容月渊伸手探出一个脑袋,接着她和容月渊说,“看来他们不把五长老放在眼里。”
  容月渊低眸看了眼身后的小姑娘,嗓音温柔,“拆掉?”
  宋以枝点了点头。
  瞬间,各色灵力亮起来。
  下一秒,一往无前的剑气撕碎了那些灵力,精致奢华的岳家瞬间坍塌大半。(本章完)
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